1

死鹰岭太惨烈!有的阵地无人下来,原来志愿军战士不是战死,就是冻死在齐腰深雪中

我志愿军攻占死鹰岭后,美军死命反扑,志愿军战士死守阵地,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图为在零下30摄氏度的严寒下,坚守死鹰岭的志愿军战士。

死鹰岭太惨烈!有的阵地无人下来,原来志愿军战士不是战死,就是冻死在齐腰深雪中

我志愿军攻占死鹰岭后,美军死命反扑,志愿军战士死守阵地,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图为在零下30摄氏度的严寒下,坚守死鹰岭的志愿军战士。(资料图)

大风雪在高山险隘和深山密林中肆虐。

按照军部的命令,师长戴克林和政委何振声率领59师在深可没膝的积雪中,26日抵达集结区域,以师主力攻占死鹰岭及其以北、以东地区,切断柳潭里美军的退路;以176团接替42军的防御阵地;以一部兵力进抵松落洞村一带,阻止美陆战5团(中校团长默里)和7团(上校团长利曾伯格)西进武坪里、江界。

戴师长是何许人也?是抗日战争中坚持沙家浜根据地斗争的沙家浜部队创始人之一。这时,他身上穿的还是单衣,披了一件薄薄的毛绒大衣。他虽然挺着,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浑身直打战。他举起望远镜瞭望了一下四周白皑皑的山林,命令作战参谋:“向军部报告,59师进抵预定阵地。”

狼林山脉有牙得岭、荒山岭、雪寒岭、黄草岭、死鹰岭;死鹰岭是狼林山脉的高峰之一,海拔1519米,雄踞万山,有一怪石颇似老鹰之嘴,终年积雪有几米厚,传说老鹰飞来也要冻死,因此而得名。死鹰岭恰恰耸立在柳潭里至下碣隅里的唯一通道上。

27日晚上,戴克林命令各部队出击。夜色笼罩下,175团攀登悬崖绝壁,翻越海拔2125米的牙得岭雪山,迅速攻占了柳潭里通下碣隅里的1419·2等3个制高点。他们到达1419·2高地时,雪山上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敌人,可是通信员刘云典听到了打呼噜的声音。部队往下一看,在一个长方形的山坑里美国兵都钻在鸭绒睡袋里酣睡,睡袋的拉链拉得严严实实,上面还盖了雨布!有睡袋在动,战士们用冲锋枪“嗒嗒嗒”,把敌人都消灭在睡袋中。

177团部队摸上死鹰岭时,美军正在山上烤火。突然枪声大作,杀声震天,通宵激战,到凌晨,天麻麻亮,177团攻占了主峰1519高地,歼灭美7团2营一部。美7团2营剩余部队藏匿在死鹰岭山背雪窝里。

第二天,美军调来飞机、大炮掩护,分三路向死鹰岭反扑,企图夺回死鹰岭。守卫死鹰岭的1连连长王龙保动员说:“同志们,我们是大功连,大功连要在死鹰岭再立新功,坚决打退敌人的反扑!”1个小时后,王连长中弹牺牲!

176团完成掩护友邻部队归建后,戴师长命令176团接替了175团部分阵地。

戴克林率师指挥所进入黑水洞,指挥3个团不顾美军的空中和地面火力的疯狂反击,空中海盗式飞机大面积杀伤,不怕牺牲,在枪林弹雨中,牢牢控制了下碣隅里西北、死鹰岭、西兴里阵地,成功地割断了柳潭里与下碣隅里美军陆战1师各部的联系,使毛主席的策略落到了实处。

陆战1师部队一夜之间发现被志愿军包围分割,首尾不顾,诚惶诚恐不可终日。28日开始连续不断猛攻59师和60师阵地。59师和60师按照军部的指示,组织部队反击和反冲击,连排级的阵地双方争夺异常激烈。双方的战役战斗指挥员都在尽力发挥自己的优势。

我军部队有优良传统和作风,不怕苦不怕死,可以不受道路的影响,穿着胶鞋或光着双脚爬到任何地势险恶的地方,靠自己的体力携带武器、弹药和食物;可以穿插到敌人的纵深,可以迂回敌人的侧翼,或切断敌人的前线部队。

美军不仅在战役中使用空军,在战斗中,美军前沿部队可以及时呼叫陆战队强盗式飞机对我军的阵地进行轰炸,投放火箭弹、炸弹和汽油弹;炮兵发射81毫米和155毫米的榴弹炮,步兵发射81毫米迫击炮,42寸迫击炮和双管40毫米自行火炮。对我坚守阵地的排班部队全面覆盖和进行火力阻隔。

我连排班战士没有通信工具,阵地上的情况不能与上级指挥随时沟通,随时请示,伤员不能下送,粮弹不能上送。阵地上全军覆没,上级也不知道,是我军一线指战员最难解决的问题。

美军经常利用它的飞机、坦克、大炮封锁我军阵地周围,不使我军阵地得到兵力增援和后勤补给。我军一个连一个排在山谷中运动,如果被美军侦察飞机发现确切位置,它可以立即把信息传给地面空军调度员。空军调度员可以立即调来海盗式飞机,地面部队可以立即调动大口径炮火覆盖,马上给我军正在机动的部队造成极大伤亡,甚至失去战斗力。

28日上午,史密斯为了打破被分割包围状态,以空中火力、地面火力掩护,下令第5团部队向下碣隅里撤退。陆5团3营营长塔普利特上校奉命带领3营从柳潭里向下碣隅里突围。下碣隅里的美军同时出动接应塔普利特指挥的3营部队。敌军在40余架飞机和大量坦克大炮的配合下,4次攻击岭西的175团阵地,连续11次攻击177团阵地。

戴克林师长冷静地指挥部队,不断调整部署,不断调整战术。59师部队采取小分队先占领公路两侧的山地,在山林中隐蔽待机。待美军从公路过来时,从公路两侧的山谷中突然出击,枪炮大作,敌人猝不及防,倒下一片。然后敌人再前进一段,又遭受从山沟中冲出的志愿军部队的猛烈射击,又倒下一片。每前进一段,就会遭受隐蔽在山林里59师部队一阵猛烈的侧面攻击。层层阻击的作战形式,不断重复,敌人3个小时前进了100米!

美军部队只好调动飞机和大炮狂轰一阵。敌人调动飞机大炮助战时,我军部队便消失在山峦中。飞机大炮停歇时,立刻又出现在敌人的两侧。

后来陆战1师7团1营(营长戴维斯)的部队也在飞机和坦克的支援下,开始沿公路突围了。当敌军推进到死鹰岭、德洞岭1520高地时,被59师两个营前后夹击,又一批美军士兵横尸在山路上。

塔普利特营长感到十分苦闷,对志愿军的这种游击战性质的战术百思不能破解。他只能狂轰一阵乱打一阵。他的部队伤亡很大,走了几十个小时,只走出几千米,只能把上百吨的炸弹发泄在我军的阵地上。

戴师长要求部队坚决抗击美军的连续猛烈攻击,同时要求部队以快速的反击和反冲击积极行动,歼灭被围美军,消耗美军的有生力量。29日,美军攻击更猛烈,59师采取短促出击战术,突然接近敌人,甩出集束手榴弹,美军遭到很大伤亡,不得不退回。死鹰岭北坡残余敌人在美空军助战下,企图突破包围,也被击退。

晚上,9兵团命令:“59师归27军指挥,继续控制死鹰岭、新兴里、西兴里等高地,坚决阻敌突围和增援,并与27军79师共同围困柳潭里和囦水里之敌,坚决阻止敌人向下碣隅里突围。”戴师长立即对3个团传达了兵团的指示,要求3个团坚决完成作战任务,确保围歼柳潭里之敌。

美军向我军坚守的死鹰岭阵地每平方米发射炮弹两枚。

在死鹰岭上坚守的177团60余名英雄们都冻僵在深可没腰的大雪中。

敌军这才从死鹰岭下逃去。

有许多阵地,战斗已经结束,但不见我军坚守的指战员撤下来,原来他们不是全部阵亡,就是一部分阵亡一部分冻死在山头上了。

死鹰岭太惨烈!有的阵地无人下来,原来志愿军战士不是战死,就是冻死在齐腰深雪中

本文摘自《彭德怀入朝作战始末》,王波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王波

编辑:朱自奋

"死鹰岭太惨烈!有的阵地无人下来,原来志愿军战士不是战死,就是冻死在齐腰深雪中"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