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西部地理】柴门关遗址:古阴平雄关,扼甘川咽喉之地

柴门关遗址:古阴平雄关,扼甘川咽喉之地柴门关附近险峻的白水江峡谷雍正年间的摩崖石刻柴门关新修葺的城墙柴门关距甘肃省文县县城40公里,是古阴平四大雄关最为险峻的一座,拱卫阶州门户。

柴门关遗址:古阴平雄关,扼甘川咽喉之地

【西部地理】柴门关遗址:古阴平雄关,扼甘川咽喉之地

柴门关附近险峻的白水江峡谷

【西部地理】柴门关遗址:古阴平雄关,扼甘川咽喉之地

雍正年间的摩崖石刻

【西部地理】柴门关遗址:古阴平雄关,扼甘川咽喉之地

柴门关新修葺的城墙

柴门关距甘肃省文县县城40公里,是古阴平四大雄关最为险峻的一座,拱卫阶州门户,现在四川九寨沟县境内,唐时便是入蜀必经要道。

1 一个奇异的地理单元

从兰州坐火车到陇南市,再坐班车去文县,仍然花了近8个小时。从陇南市到文县的这段路途,212国道一直在白龙江的峡谷中穿行回绕,公路两边的山体有的冷峭高峻,有的突兀而起,有的怪石峥嵘,有的摇摇欲坠,而脚下尚在枯水期的白龙江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青绿色的光芒。

瞬间驶入了一个奇异的地理单元。

文县,古称阴平。文县位于甘肃省东南麓,东接四川广元市,西连陇南武都区,南达九寨风景区,北邻陕西与宁强县隔江相望。

山川相缪,郁乎苍苍。在文县境内触目所及,便是四周突兀而起的大山,分割了视野,割裂了空间。原来文县处在秦岭和岷山两大山系接壤处,自东向西由亚热带丘陵区向高山峻岭、深山峡谷区展布,形成西高东低的地形。

在这些纵横的大山之间,像树叶上的网状叶脉,密密麻麻分布着两江、八河、三百六十多条小溪,跌跌宕宕寻找出路,境内的白龙江、白水江由西至东穿流而过,汇入嘉陵江。

自古以来,进出大山的文县先民们便踩踏出了一条通往山外的阴平道。清平年代时逆江而上或顺江而下,交换生活必需品,若是遇到烽火战乱,本来顺畅的古道便被层层阻碍或者拦截,于是山水相逢的文县就多了一种人设的风景——关口遗址。

在文县,当地人们时常会自豪地说古阴平有两江之险、四大雄关之固,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两江指的是白龙江和白水江,那么四大雄关何指。当地文友解释说是玉垒关、柴门关、临江关、青塘关。

玉垒关、临江关、青塘关在如今的文县境内。玉垒关位于县城东30公里的玉垒乡境内,紧锁白龙、白水两江之口。三国时蜀魏相争,诸葛亮取此关欲得陇南全境,蜀建兴七年(229年),诸葛亮令陈式取阴平归蜀。后来邓艾偷渡阴平亦过此关。宋时蒙兵阔端西上、明傅友德南下皆过此关。

临江关实际上就在我们来的路上途经的临江镇,在县城北30公里,白龙江汹涌而来,难以跨越,古为船渡。明初傅友德、明末李自成都曾经过此关。

青塘关,在县成南60公里处。宋时开通,是阴平与蜀地以引商旅的隘口雄关,它所在的摩天岭,便是大名鼎鼎的邓艾偷越奇袭成都的那座大山。

临江关拱卫阶州入文门户,玉垒关控扼通陇去蜀之咽喉,青塘关以防偷袭者弄险,柴门关则是拦截松(松潘)、扶(九寨沟县东北)进关去秦到陇甚至下川北的锁钥,数地安危全系于一身。

那么,柴门关遗址在何处?

2 来甘肃走亲戚,转完又回四川了

它就在县城西40公里的白水江边,但按行政区划,如今却属于四川的九寨沟县。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们沿着白水江逆流而上,从文县县城出发去往文县石鸡坝乡。这条去九寨沟的公路所走的路线,与古阴平西道暗合,它向西经哈南寨过柴门关、南坪镇(九寨沟县)翻弓杠岭到松州(松潘)。

阴平古道西线当时的功用有两点:加强中央朝廷与地方之间的联系,兼顾与民族地区互惠互利的“茶马贸易”;沿线处在汉藏彝民族走廊,出山入山之道必然有军事用途,历朝历代兵事频仍。

与公路一路相伴而行的白水江,真是一条有趣的江河,它干流全长296公里,发源于四川松潘县和九寨沟县交界处的弓杠岭,从柴门关附近流入文县境内,在玉垒乡关头坝汇入白龙江,浩荡南下,又在四川广元市境内汇入嘉陵江。这种感觉就像是来甘肃走亲戚,转完又回四川去了。

清修文县志上说:“柴门关在县西一百里,距哈南寨二十里。负山临河,势极险隘,峭壁镌‘秦蜀咽喉’四字。出关五里,即四川南坪界。”

去年深秋,记者曾去踏访过被列入中国首批传统村落名录的哈南村,它位于白水江上游南岸,其实离号称“秦蜀锁钥”的柴门关仅6公里。正在修建的武九高速公路沿白水江南岸过境石鸡坝村,在石头鸡坝设置互通立交,经哈南村、宛平、水沟坪,以隧道穿越柴门关止于终点青龙桥(甘川界),顺接四川省规划的绵阳至九寨沟高速公路。天堑将变成通途,但现在从哈南村去往甘川交界的青龙桥,仍可慢速行驶,从容欣赏瑰丽的峡谷风光。

白水江两边是高耸入云的山峦,靠近江水的崖壁壁立千仞,让人望而生畏。当地文友还在耳畔报着那些地名:媳妇崖,吊儿嘴、亮虎嘴、大嘴上、二嘴上、锅鼎嘴、蛮头嘴、架梁嘴……光从字面就能想象到地势的险恶奇崛。

就像一位丹青妙手,斧劈、披麻、云头、荷叶、雨点、折带、解索、米点各种山水画的皴法,在我们面前尽情展示。加上峡谷间势若奔雷的白水江激流飞湍,石崖上开凿的栈道洞孔更是令人目眩神移。

3 浓烈的三国文化味道

一跨越青龙大桥,距柴门关遗址所在的青龙村就只有2.5公里了,附近的海拔只有千米左右,是九寨沟县最低处。

青龙村只有二十来户人家,村口就是柴门关,如今在这里已形成景区。

离柴门关村二百来米的石崖上,我们清晰地看到一方摩崖石刻上面镌刻着“秦蜀交界”四个大字,从落款上可以看到它刻于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五月二十六日,距今已有380多年的历史。而更早的古代驻军关门处的历史见证“秦川锁钥”看着字迹并不明显,当地村民说,早在2012年时由于千百年以来风吹日晒,岩体变得酥软,刻有“秦川锁钥”字样的大石便垮掉了一部分。

一位村民在河道里和山脚下一点一点去找,最终找回了9块刻有文字的石头碎片,其中就包括有“锁”字的半边石块。

青龙村村民们在政府的组织下,投工投劳、就地取材,用山上的青石打磨成片,对柴门关170余米长的城墙进行修缮复原。同时,用仿古黑砖、军旗、蜀兵石像加以修饰,飘舞的旌旗、古朴的栈道、热闹的驿站,于是这里处处透露着浓烈的三国文化的味道。

2006年,在柴门关遗址还发现过一块约3米长、2米宽的石碑,上面记录了守关卡军事编制等情况,碑喉上就有柴门关。为何称之为入川之咽喉?九寨沟文士马忠有诗云:“内似川江外是秦,一夫据险万夫训。边关启闭曾雄壮,锁住风光不漏春。”

通过这首诗,我们就可看出柴门关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险峻的地势,是名副其实的入川咽喉之地。

文/图 兰州晨报/掌上兰州记者 刘小雷

"【西部地理】柴门关遗址:古阴平雄关,扼甘川咽喉之地"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