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红线女夜盗锦盒,终止了一场战争

文:木木安史之乱把李隆基从皇帝变成了太上皇,继位的唐肃宗、唐代宗等人在史书上泛善可陈。周家人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大哭不已:招谁惹谁了,好端端的女儿就这么被人抱走了。


红线女夜盗锦盒,终止了一场战争


文:木木(读史专栏作家)

安史之乱把李隆基从皇帝变成了太上皇,继位的唐肃宗、唐代宗等人在史书上泛善可陈。

皇室没有热闹看,那就看看民间吧。

沧州一户周姓官宦人家生了一位小姐,取名绿云。

看这名字就知道小姑娘长得跟朵花似的,而且还聪颖伶俐。

五岁这年,当地来了一位化缘的老尼姑,老尼姑一双眼睛精光四闪,看着就不是凡人。

她一眼看到了绿云,要求带走去做徒弟。

周家不缺吃不缺喝的,掌上明珠怎么能就这么出家,自然是不同意。

老尼姑也不纠缠,转身就走,却在出院门的那一瞬间,一把抱起绿云就飘然远去,追都追不上。

周家人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大哭不已:招谁惹谁了,好端端的女儿就这么被人抱走了。

老尼姑只留下一句话:我不会亏待这个孩子的。

都知道薛丁山的厉害老婆樊梨花是师承骊山老母,那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一般人她还不稀罕教呢。

这个抱走绿云的老尼姑就是隐居骊山修道百年的妙空神尼,武功出神入化,精通各种兵器,最擅长的就是周家人刚刚见识过的轻功。

这样的人物一般都比较有个性,哭着喊着求拜师的,她一般都不搭理;她自己看上的骨骼惊奇的好苗子,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她非要收作徒弟。

就这样,绿云在骊山上跟着妙空神尼学武功,过起了与世隔绝的日子。

师父愿意教,徒弟有悟性学,绿云把妙空神尼的本领都学到了手,尤其轻功学得好,翩若游龙宛若惊鸿,所以改名:鸿现。

岁月流转,眼看着鸿现已经成年,不再像小孩子那样无忧无虑,骊山虽好,可是荒无人烟超脱尘俗,确实不适合妙龄美女居住,妙空神尼决定让她下山去。

不是一番叮嘱就让鸿现自行下山,那不是妙空神尼的风格,而是突然把鸿现带到潞州节度使薛嵩面前说:这个女孩子跟你有缘,你好好待她,将来就知道我的用意了。

妙空神尼是世外高人,对这样的人物,不招惹最好,可是她平白无故突然上门送来一个姑娘,这事很奇怪,好在薛嵩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没有被吓着。

薛篙想着听高人的话总是没错的,就这么着,摸不着头脑的薛嵩认了同样摸不着头脑的鸿现为义女,骊山上的女徒弟又重新变回了千金小姐,而且是节度使的千金小姐。

因为薛嵩把“鸿现”误听成了“红线”,所以绿云变成了红线,人称红线女,所有人都以为这就是一个娇滴滴的、美貌的、天真烂漫的妙龄少女,没有人想到她居然身怀绝技,有罕世武功。

红线女换了生活方式,自然要入乡随俗,接受大家闺秀千金小姐的教养,儒将薛嵩不惜重金聘请了高师,教授红线女诗文、书画、音律、棋琴等课目,天资聪颖的人,学什么都不在话下,红线女很快就掌握了琴棋书画等,且造诣非凡。

薛嵩虽为武将,但通晓音律、雅好翰墨,父女俩虽然没有血缘关系,难得的是渐渐有了亲情,相处融洽,红线女也渐渐把节度使府当成了自己的家。

节度使就是守边大将,他们拥有朝廷颁发的“节铖”,以便在战事紧急的情况下,可以“钦差大将”的身份调遣附近兵马,抵御外侮。

薛嵩这个朝廷亲封的节度使自然是含金量高,而且,因为唐玄宗李隆基重新调整边镇布置,节度使权力越来越大,不但是各边区的军事指挥官,而且还统管该地区的行政、司法、经济,简直就是一方诸侯王。

也正是因为权力太大,所以节度使安禄山能够起兵叛乱,引发安史之乱。

薛嵩是安禄山的支持者,安史之乱被平定之后,薛嵩降归了朝廷,没有被惩罚,继续做他的节度使。

为了进一步安定边疆,唐代宗继位后,将关东划分成五大势力范围分别安置“安史之乱”降将薛嵩、田承嗣、张忠志、李怀仙及侯希夷,希望他们不要再互相争斗。

朝廷的愿望是美好的,但是这些互相谁也瞧不上谁的节度使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况且地盘就是关乎利益,所以不生事是不可能的。

田承嗣与薛嵩是战争中结识的好基友,生死与共,关系紧密,成了儿女亲家,两家地境相接,成为邻“邦”。

薛嵩定驻潞州,即今日的河南安阳;田承嗣定驻魏城,也就是今日的河北大名。

老谋深算又嫉妒心强的田承嗣怎么看,都觉得薛嵩的辖区更好:吐地更肥、气候更宜人、收成更好、人也更好看。

看着看着,田承嗣心里就开始冒泡泡:凭什么他薛嵩就能分到好区域,我不服,不行,我要动手抢。

贪念害死人啊,田承嗣开始横征暴敛,招兵买马,要攻打潞州。

遇到这种得了红眼病的亲家和邻居,那也是够闹心的,薛嵩很是焦虑:不是打不过,只是好不容易安史之乱平定了,老百姓才过了几天消停日子啊,又要打,这哪成啊!

薛嵩不免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红线女想着法子哄义父开心都不见效,于是暗自下了决心,想要为薛嵩分忧,报答他的养育之恩。

她为薛嵩:义父是为田家兵马要来攻打潞州的事烦心吗?

薛嵩以为她是害怕了:不要害怕,我们薛家有能力护住潞州,而且这是军国之事,你一个闺阁女儿家,不用操心。

红线女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而是一个飞身就飞到了自己的绣阁里,很快换了一身墨绿色紧身夜行装出来,她的腰间别着一支龙纹匕首,手执一柄青霜宝剑,飞下了绣阁。

薛嵩目瞪口呆,从来不知道这个女儿原来还有这本事啊。

红线女一改平日里的孩子气,神情肃穆地对薛嵩说:义父不用忧心,我今夜就去一探魏城,挫挫田承嗣的锐气,让他知道我薛家的厉害,看他还敢不敢攻打我们潞州。

薛嵩还没回过神来,红线女已经飞走了,融入了夜色当中。

红线女一路飞奔到了魏城,轻松越过城墙进了城中,找到了田承嗣的节度使府,再次轻松越过院墙进了府中。

探明了田承嗣的居所之后,红线女飞上了田承嗣卧房的屋顶,轻手轻脚地揭开屋瓦,飞到了田承嗣的卧榻旁,拿走了他枕边的锦盒,然后原路返回,天亮前回到了潞州城内的节度使府。

悬着心的薛嵩一夜没睡,看到红线女平安回来了,又是惊讶又是欣慰。

红线女递上了锦盒,薛嵩小心翼翼地打开一看:精美的乌檀木盒子里是田承嗣的节度使金印,还有两颗硕大的夜明珠和田承嗣的生辰八字与平安符。

薛嵩没有想到红线女居然拿到了这些东西,这可是田承嗣最宝贵的东西。

红线女轻描淡写几句话就交待清楚了自己这一夜的行动:我进了魏城,找到了田家,再找到田承嗣的卧房,看到他枕边放着这个,心想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就拿回来了。

薛嵩哭笑不得:老田怕是要急死了。

田承嗣确实要急死了,一口气杀了几个值夜的护兵之后,他越想越害怕:这是什么人,居然能在戒备如此森严的府邸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拿走了我枕边的锦盒,这要是取我的脑袋,那也是易如反掌啊。

正在田府鸡飞狗跳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薛嵩派遣的人到了:我加大人让我送来书信一封、锦盒一个。

田承嗣一看到自己的锦盒,已经是冷汗淋漓,再打开书信一看:昨天晚上,是我们家有人跟你开玩笑,夜探贵府,从亲家翁你枕边取走了一个锦盒,这盒子里可都是你的宝贝,所以我赶紧差人给你送回来了。

田承嗣脸色惨白:原来这个“薛嵩身边竟有如此高人,还打什么打啊。

田承嗣不打潞州了,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就这么消除了,两方的百姓们又可以过安生日子了。

朝廷听说了也很高兴,这个田承嗣,朝廷治不了他,薛嵩能值得聊他也好,于是,朝廷将薛嵩封为平阳郡主。

后来,人们口口相传,将这个故事流传了下来,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红线女魏城盗宝盒”的故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这世上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天赋的,一种是没有天赋的;有天赋的人,可以做很传奇的事,而没有天赋的人呢,也不用悲观,可以活得平静安宁。

2.人还是要多多善待别人,因为你善待的人,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在危急时刻,帮你的大忙,解决你自己解决不了、解决不好的问题。

3.做人不可以太贪心,妄图去染指别人的东西,不顾道义的后果就是,肯定有人出来收拾和教训你,让你明白:这世界很多时候的神转折,都发生在你自我感觉最良好的时刻。

"红线女夜盗锦盒,终止了一场战争"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