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另一方面是因为《只狼》游戏品质颇高,其极具代入感的战斗体验绝对值得用睡眠不足这个小小的Debuff进行交换。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这些天来,《只狼:影逝二度》(以下简称《只狼》)给了我如梦似幻般奇妙体验:这一方面是因为难以避免的睡眠不足让我时常发呆,白日做梦,另一方面是因为《只狼》游戏品质颇高,其极具代入感的战斗体验绝对值得用睡眠不足这个小小的Debuff进行交换。在这近半个月的时间里,我在武器相撞的节奏中尽情享受了的战斗的独特魅力,在一片片腾起的血雾中感受肾上腺素飙升快感和多次努力终将强敌斩落马下的欣喜,直到某一天我开始好奇,当最后一个敌人身上出现表示可以忍杀红色圆点,当紧张的战斗音乐戛然而止,觅得一丝平静的玩家们会如何处理这片刻安宁。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现在我多半会找个高点,暂时将视角定格在远方的风景,通过狼呼出的白雾感受苇名冷冽的空气。回想起之前因沉迷杀戮而废寝不忘食,跳过剧情,频频迷路,暴躁不已的自己,我对宫崎英高的修罗道似乎有了新的认识,也许我也应该在被修罗缠身之前尝试雕几尊佛像来反省一下了。于是我决定挑战自己,试图迈过狼学家的门槛,探索这款游戏除了战斗之外其他让人心醉的内容。然而在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门槛到底有多高,自己的知识储备和把握游戏细节的能力还远远达不到成为狼学家的最低标准,所以我想与其写一篇漏洞百出,注定会沦为笑柄的分析,倒不如将我收集的资料中最详细的部分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以《只狼》为线索和大家聊聊活跃在这日本传说中的鬼神乱力,为诸位茶余饭后的闲聊添上些谈资。当然,这几段文字若能为狼学提供些灵感,那更是善莫大焉。不过在此之前仍有一个问题亟待解决:苇名国究竟在哪儿。

北陆南疆,苇名何在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游戏中的苇名并不大,但除去主城副城外,还下辖原宗教圣地,现军事科技(主要是生化武器)研究所金刚山仙峰寺,农家乐原生态渔村水生村,大型恐怖乐园地牢和苇名之底,著名靶场铁炮要塞,菩萨谷,以及坠落之谷自然保护区等等多个景点,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真实历史中,日本战国的苇名面积明显要大得多,其家族也是可追溯到平安时代相模国豪族三浦义明的之子佐原义连(虽然多年以后佐原光盛首次使用了"苇名"作为姓氏,但苇名氏的第一代仍被认为是佐原义连)的名门望族,该家族的势力于战国时期到达了的顶峰,与北条氏康、武田信玄与上杉谦信同时结盟让苇名国成了北方不可小觑的势力,也让当时的家督苇名修理大夫盛氏成了得到《大名在国众》承认的一方豪强。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历史上苇名家徽

苇名主城黑川城位于今天福岛县会津地区,在苇名几代人的建设下成了奥州有名的坚城,若这是游戏中苇名城的原型,到也解释了我一直以来的疑惑,为何这个山穷水恶的国度能有这么高规格的天守。不过,和游戏中苇名城不同,黑川城并不是那样险峻的山城,在苇名氏因种种原因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时,面对伊达政宗凌厉的攻势,黑川这座山平城并不能帮助上原之战惨败的苇名残部创造奇迹,或是让他们看到胜利的希望。于是天正十七年(1589),黑川城守军投降,伊达政宗兵不血刃地拿下了这座北方要塞,而此时德川家康正忙着与丰臣秀吉斗智斗勇,內府军恐怕分身乏术。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曾经的黑川城,后来的“鹤城”若松

正因如此,我觉得游戏中苇名似乎并没有完全借鉴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宫崎英高也在游戏中留下了蛛丝马迹证实了这一点,比如在物品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苇名铁砂质量颇高,又有磁铁矿作为经济来源,这两条线索将另外两个地方纳入了苇名原型的候选名单:其一是岩手县的釜石,此地是日本两大铁矿之一,周围又有磁铁矿,其多山多林的地貌特征和多雪的气候特质与游戏中的苇名完全一致。距离它不远的平泉町,在平安时代是藤原氏镇守奥州的据点,昔称北方京都,这为源之宫的登场提供了足够的合理性。更有意思的一点是,在几次海洋运动和过度开采后,如今釜石的铁矿开采量已大不如前,可就在开采的过程中,当地人发现了另一个经济支柱产业——矿(源)泉(之)水。这号称“仙人秘水”的天然水不仅作为瓶装矿泉水远销海内外,还与无印良品合作,推出了MUJI爽肤水,而至于这水是否和源之水一样有延年益寿的神奇功效,就不得而知了。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不仅如此,关于岩手县本身也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传说中此地的居民因不堪各种妖魔鬼怪的骚扰,向神明请愿将这些妖怪赶走。于是神明赶走了妖怪,并让它们在岩石上留下手印作为凭证,发誓不再回来。之后外来的神祇便在此地定居,从此人们安居乐业,不必担心妖怪的骚扰,据说故事中提及的那块岩石正是是岩手县名字的由来,而考虑到日本妖怪通常也充当着类似家神这样"小小神明"的角色,这个故事完全可以看成是游戏中灵药"噬神"说那个故事的最温柔版本。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进入候选名单的另一个地方则是新澙县新发田市的赤谷,同样是铁矿和磁铁矿的产地,同样多山多雪有森林,由于地处越后地区,作为自称毘沙门天化身的上杉谦信曾经的领地,僧兵精英频繁出现绝对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而游戏后期出现的赤备也是上杉谦信老对手武田信玄最为人熟知的武装力量,于是整个故事也显得更有意思了。新澙还是日本极稀少的石油产地,尽管游戏中没有明确提及,但无论是狼还是敌人被油淋了一身后又黑又亮的样子还是会让人联想到某种“黑光如漆”的石油制品。不仅如此这里还是日本锦鲤的发源地,从外貌特征上看,那畅游在苇名每一片水域的宝鲤和日本红白锦鲤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不知在新澙会不会有坛子贵人期待玩家带来鳞片。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只是这些所谓的证据怎么看都有些牵强,缺少一槌定音的感觉,于是继续翻阅资料,八百比丘尼的传说让我研究起若狹的风土人情,暗淤加美神的信仰又让我把目光投向了岩国县,甚至是九州岛……就这样,宫崎英高不仅教会了死字的正无穷种写法,还用无数似是而非的线索让我学习了日本列岛的地形地貌和各地的风土人情,我越来越确定所谓的苇名并不存在唯一确定的原型,它是以历史上苇名为基础,融合了东北地区大多数地区的特点,并囊获了几乎遍布日本列岛的民间传说而形成的,一个无比真实而又虚无缥缈的地点,是日本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这也意味着我无法用确定的地域范围让我的所谓考证更简洁准确。既然如此,那我只好尽可能详细记录每一个疑似与游戏有关的故事,这不免会有些繁琐。除此之外还会不时加入一些我自己对故事情节浅薄的理解,一家之言,不足为信,提出来只为博君一笑,还请见谅。现在就让我们正式开始吧。

狸化万物,无意害人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苇名城贮水区桥下的狸,应该会是玩家们在这款游戏中接触到的第一个妖怪,只是看它的样子,这家伙似乎和狸这个日本民间故事里善幻化的神兽没什么关系,倒是和阿依努人传说中的小矮人克罗波库鲁(コロポックル,英文Koropokkuru或Koro-pok-guru)有几分相似之处。联系故事背景,所谓的“狸”恐怕只是他们的代号罢了,他们自身很可能也是金刚山仙峰寺生化实验的产物,难怪剑圣苇名一心并不待见他们,他们似乎也并不尊重年迈的剑圣。有意思的是游戏中內府大名的原型德川家康也因为作战狡猾或晚年私生活不检点而在当时有“狸猫”或“狸父亲(有老色鬼的意思)”的雅号,不知这是对剧情的暗示,或者单纯是宫崎英高的恶趣味。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木质的克罗波库鲁娃娃

不过既然提到了狸,那我们不妨多聊两句。狸是日本民间故事中最有代表性的明星之一,在它身上体现了日本民间故事中妖怪们的诸多特点,最明显的便是上文提及的两面性,传说中狸是喜欢捉弄人的妖孽,但也是很多地方的保护神,四国地区的人相信正是“八百八狸”这类的神明在保护四国地区免遭狐狸的侵害。同样在四国的德岛县还流传着金长狸(きんちょうたぬき)知恩图报,用法力保佑大和屋茂右兵卫门的染坊生意兴隆的故事。而在新澙县渡佐地区也流传着团三郎狸在幻术比赛中动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战胜了狐狸,保护本地不受它们侵害的传说。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佐渡国团三狸》河锅晓斋

狸和大部分妖怪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恶作剧,不主动害人。在流传的民间故事里,狸做最过分的事儿无非是附在人身上,导致宿主胡吃海塞,可身体越来越弱(高桥六兵卫たかはしのろくべえ的故事,流传于德岛县美马郡,相似的故事也流传于岩手县),或者幻化成死灵骚扰正常人的生活(流传于今兵库县龙野市)。平时它们干的最多的不过是化身轰轰作响巨石吓人(大入道おおにゆどう,流传于仙台),在夜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剃光行人的头发(坊主狸ばうずだぬき,流传于德岛县美马郡半田町),或是在夜里模仿隆隆鼓声(狸腹鼓たぬきばやし,东京七大怪事之一)等等等等一系列让人哭笑不得的玩笑。

于是这又引出了这些关于妖魔鬼怪的日本民间故事的另一个特点,在日本的百姓们看来,那些妖魔鬼怪,狸狐鼠猿一直潜伏在他们身边,处心积虑想要吓唬他们,所以只要他们感到周围有不理解的现象,必然会创造个妖物出来背锅。于是乎在日本的传说中,妖怪的种类极其丰富,而它们所行之事多数无聊的要命,有时连吓人一跳都很勉强,真是一点儿妖怪的尊严都没有。但和其他文化里动辄就要杀人的怪物们相比,它们又显得异常可爱,相信这也是日本妖怪文化可以被轻松接纳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修罗雕佛,佛退百鬼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雕佛师猿是序章过后玩家第一个接触到的NPC,他为玩家提供了忍义手,也在之后的流程中为玩家提供忍义手的安装和升级服务。相信他的故事大家已经耳熟能详,因杀孽太重险些误入修罗道,被剑圣一心斩断一臂后有所好转,最后在破旧寺庙专心雕佛抑制杀孽。而鬼则是日本民间传说中少有的,毫无道理加害于人的怪物,与我国的鬼多为幽灵怨魂的形象不同,日本鬼在概念上更接近于西方的恶魔,它们头生犄角,腰披虎皮裙,面目狰狞,且力大无穷,常人难以匹敌,但也不是毫无胜算。这些特点让鬼成了横行人间的最可怕的妖怪,可也让它们成了那些渴望成就丰功伟业的英雄们的最佳目标,那些活跃在平安时代传奇故事里的英雄豪杰多半都有斩杀(伤)恶鬼的战绩,其中最著名的应该就是源赖朝和他麾下四大天王的传说了。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现存于京都神护寺的源赖朝像

而对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关于恶鬼最著名的传说之一流传于兵库县,故事发生在一座小寺庙里,那时一老一小两名行脚僧夜宿此处,夜半三更忽有恶鬼闯入,须臾间便将老僧啃食殆尽。小沙弥虽惊恐万状,但还是拼尽全力念诵《法华经》,并紧紧抱住寺中毘沙门天的雕像,终逃过一劫。由于游戏中破败寺庙龛位已空,寺里曾供奉哪位神仙已不得而知,但玩家同雕佛师猿交谈时他会说自己所雕佛像皆为怒面,认为是自己杀孽太深所致。从世间流传的雕塑来看,怒面似乎也是毘沙门天这位佛家战神的特点之一,虽说除此之外毘沙门天与雕佛师的作品再无相似之处,但我还是认为此庙与毘沙门天有着莫大的关系,当然这只是我一家之言,不足为信。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兜跋毘沙门天

既然我们聊到了鬼,那就顺便聊聊赤鬼好了,对不少玩家来说,赤鬼第一个让他们受苦的精英,它像上文提及的恶鬼一样骇人,但恐怕和它们并没什么关系。在日本普遍流传的说法中,所谓赤鬼(赤鬼は)仅仅是红色的鬼怪,和贪欲有关,而从游戏中赤鬼的面相和佛珠串的描述来看,所谓赤鬼可能只是倒霉的国际友人,因违法乱纪被常年关押于地牢,在苇名危急存亡之秋被改造成这样的红眼怪物。至于这是实验的成果还是制作赤成珠的失败品就不得而知了。

太郎鬼兵,和风典范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说实话我很纠结将太郎兵归为鬼神乱力是否恰当,日本民间传说里似乎并没有为这些大脑远远跟不上身体发育的小巨人们留下什么位置,和他们略有相似的只有种叫山男 (Yamaotoko)的怪物,而山男可是智力正常的"超级暖男",和那些整天打打杀杀的家伙可不是一个物种;这些太郎兵也绝不是现实世界的产物,纵观日本战国,能和太郎兵形象产生些联系的恐怕只有叫鬼金棒山伏的僧兵和有特殊嗜好的武士,他们最大的共同特点就是数量稀少,毕竟能挥动鬼金棒这种传说中恶鬼专属武器的人并不多见,像苇名国这样量产更是绝无可能。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竹原春泉《绘本百物语》中的山男形象

然而,类似太郎兵这样挥舞大棒的重装步兵在不那么严肃的文艺作品中就成了和风要素的标杆,从《古墓丽影9》里的风暴巨人,到《荣耀战魂》中的守护鬼,这些仿佛是身披重甲的相扑力士的角色往往携万钧雷霆之势横扫战场,给玩家带来极大的压迫感。他们手中的鬼金棒也成了和风要素的点睛之笔,配合他们狰狞的面具,正应了鬼に金棒(鬼得到金棒,表示如虎添翼)这日本著名的俗语,让敌人以为他们是披甲的恶鬼本身,和风的力量美在他们身上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只是在我看来,这美感和宫崎英高的太郎兵没什么关系,同那些充满力量感的力士不同,太郎兵总是给我毛骨悚然的感觉,肿胀的身体配合诡异的笑容甚至让我觉得那是种奇特的巨人观,提醒着玩家他们绝非自然产物。所以,不管所谓"吃多了柿子"是某种隐喻还是不折不扣的谎言,此事都和用孩子做实验的仙峰寺有着莫大的关系,还请闯寺的玩家们不要心慈手软,留此祸害,必流毒万年。

利爪红冠,教狼做人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在游戏中,根据流程的不同,玩家与鸡的邂逅应该是在见赤鬼之前或是三年前的某个宅邸。看这个身材,这个攻击欲望和这个攻击力,即使我们的主角只有金刚狼的身材我也不相信这是一只普通的公鸡,若是它溪木镇的同类能有它哪怕一半的气势,都不知道会挽救多少误入歧途的龙裔。不过这只鸡身上确实也没有太特别的地方,只是有能力几口啄死我们的主角罢了(不防守的情况下)。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作为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家禽之一,鸡也是日本民间传说中的常客,在四国爱媛县的山区,流传着一种名叫波山(ばさん)的妖怪,其形象就是巨大的公鸡,由于能喷火,故又有“犬凤凰”的别称。公鸡火红的鸡冠和暴躁的脾气确实很容易让人觉得它与火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千叶县东葛饰郡和鸟取县八头郡的人们相信,公鸡在半夜打鸣是火灾的预兆,为避免火灾发生,前者会往锅台上洒水,而后者则会把三杯水洒在泥地房里。而在冲永良部岛,人们认为公鸡是火神(ヒザマ)的象征,谁家发生火灾是因为"火神"选择了他家里的空缸或空桶作为自己的栖息地。因此当地人通常会把家里的缸或桶倒扣或装满水防止“火神”栖息,如果谁感觉火神已经在自家扎根,会立即请来当地的巫女“尤塔(ユタ)”作法驱赶火神。说句题外话,民俗学研究家惠原义盛对这一说法并不赞同,在其所著的《奄美大岛的妖怪》中,他认为火神的形象不是鸡,而是火球,当然同样,或者应该说更容易引发火灾。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

冲绳时代社1955年拍摄的巫女“尤塔”

当然脾气火爆的公鸡并不总是故事的主角,传说在岩手县下闭伊郡,某一家人的老母鸡化成了妖物,使得这一家人无论生下多少孩子都会夭折。在这家人请来高僧占卜调查时,母鸡主动现身,痛斥这家人将自己产下的蛋全部据为己有,使它的孩子全部夭折,由此怨起,决心杀掉别人的孩子进行报复。不过还好,在苇名国我并没有发现母鸡的踪迹,若他们和苇名公鸡一样健硕,一样充满攻击性,在此等怨恨的驱使下不知会化身成为多恐怖的BOSS。

至此我们差不多已经聊过了苇名外城的所有怪物——我知道,至少还有白蛇和无首,前者涉及日本神话和纷繁复杂蛇崇拜习俗,篇幅实在太长,我打算下次再聊;而目前我手头并没有神之飞雪,暂时没有与无首会面的打算,还是以后见面再说吧。那么这次就先聊到这里吧,感兴趣的玩家还请稍安勿操,待我更新。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一)"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